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驴友网

驴行游记驴友网

今日:3 |主题:1707|排名:13 
驴友网> 驴行游记> 身在天堂,念在地狱贡嘎徒转山7日
与驴行游记相关
安全保险
防宰防骗
旅游美食
户外俱乐部
查看:2487 回复:4 发表于 2016-8-31 14:15
发表于 2016-8-31 14:15:3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身在天堂,念在地狱贡嘎徒转山7日   [复制链接]


题记:不同寻常的人生经历~不同的人生收获
徒步时间:2016年5月1日--7日
徒步路线:贡嘎雪山(老榆林--盘盘山--子梅垭口--贡嘎寺--巴旺海--草科)全程徒步80余公里

  Part 1.前言
  在上天对你有一番不同寻常人的眷顾时必定是它赋予了你生活中的另一番使命与责任。2006年我辞职从广州回到湖南.洪江老家,回归平淡,回归世俗,回到一无所有的老家,陪着我的妈妈,哥哥,干着最基层男人干的工作。我不知哪来的信念与毅力,吃苦精神,我硬是熬了两年,从天堂般的逍遥到地狱般的锤炼,期间经历了太多太多,现在回想起来都忍不住唏嘘不已。

  当一个人经历了艰难绝境的尽头,终究会造就出一个不同的自己,不同的人生。当时一个坚定的信念,寻找出路,寻找机遇,想尽一切办法扭转时机,可以把自己想要的生活拉近点,拉近点,再拉近点,让我辛苦一辈子的母亲有一个幸福安逸的晚年,看看没看过的,尝尝没吃过的。生活本是简单,但对于那时的我们却难以登天。


  我们不放弃,我们很努力,老天是慈悲的,老天是有眼的,在时隔几年的今天,虽过的不是大富大贵,但至少尊严体面的过着自己想要过的生活。也就在这段时光里,我变得俗不可耐,眼中尽是黑暗世俗,除了钱,再无其他可以给我带来真正的快乐。生活教会了我现实,经历告诉了我残酷,曾经一度迷茫,生活除了获取是否 还有其他,是否还能寻回曾经那个简单,自信,快乐的自己。
  在现实生活中我似乎更愿意走不寻常的路,相信不曾相识的陌生人。在2015年6月13日受朋友之邀第一次接触户外,第一次走进张家界徒步穿越七星山,在回归大自然的那一瞬间我是轻松的,释放的,风景如画的沿途风光,让人流连忘返。之后我又陆续参加了几次由雪峰户外一叶带领的短途户外徒步团队。一个人,一个背包,一次旅程,一段回忆。

  在2016年3月1日一叶发出《五一特价贡嘎徒步穿越活动预报名贴》的第一天,我开始关注及了解。为了找到不安灵魂的根源,为了发现那随性的自由自在,为了忘却生活中烦恼,找回快乐的自己——没有太多的犹豫没有过多的顾虑就这样默默的决定了这次贡嘎之旅。每天做着出发前的资料收集,身体体能的预热,装备的添加准备,甚至提前一个星期为做好缓解高反而喝的各种红景天。 在内心深处虽然有着各种忐忑与担忧,但对于我这么一颗坚强不屈,热爱冒险的小草来说:这世上没有什么是绝对不可以的,没有什么是坚持不了的,如果你真的想去,一定要去,那就去吧!

  Part2 徒步贡嘎
  贡嘎山区,即便不包含垭拉山及莲花山地区在内,其独立山峰海拔6000米以上的就有20余座。翻看人类的登山史,在1932年前后,贡嘎山是人类能够攀登的最高峰(1931年登顶的Kamet当时被认定为低于贡嘎山),曾经吸引了不少欧美及日本的登山队到贡嘎及附近登山探险,而他们到了以后才知道,贡嘎山区可以赋予人类的东西,远非文字所能表达,仅仅它所拥有的高峰数量便足以让他们惊叹。

  贡嘎山区,即便不包含垭拉山及莲花山地区在内,其独立山峰海拔6000米以上的就有20余座,其中至今尚存大量难度极高的未登峰或处女峰,现在,他们同主峰一起,都成了登山者尤其是国外攀登者的目标。从1957年起至今,共有24人登顶;同时,也有20余人遇难。至今,在贡嘎脚下海螺沟四号营地的长草坝,以冰镐和绳索图案组成的纪念碑,沉默在丛林中,遥望着令英雄折戟的贡嘎主峰。
  在贡嘎西坡贡巴冰川的尽头,有一个大石头堆,那里静静地躺着美国《国家地理》摄影师乔纳森*怀特。1980年10月,他与著名登山家里克*里奇伟等人共同攀登贡嘎山。14日,在海拔7000米处遭遇雪崩,乔纳森身受重伤,最后死在里克*里奇伟的臂弯里,当时他的太太格瑞*怀特在阿斯彭照料着他们16个月大的女儿亚洲。19年后,里克*里奇伟带着亚洲来到乔纳森的墓地,在《另一片天空下》里,里克*里奇伟写道:
“……我吃惊地看见亚洲走了过来。她离我仅30尺远。‘亚洲,你父亲的衣服在这里,你想过来吗?’
‘我来了’。亚洲走到了我身边,跪在坟墓前。
‘亲爱的爸爸,我爱你,我很想念你’亚洲说。
我的眼睛模糊了,那高高的山峰在我的视线里慢慢褪去,宛若那片覆盖了贡嘎山的云。”
——摘自《王者之峰:贡嘎》,《中国国家地理》2004年7月
  里克*里奇伟(Rick Ridgeway)是世界第一个无氧登顶K2(乔戈里峰,8611米)的人,贡嘎能够吸引世界顶级的登山家,必然有她的魅力。很多人无法理解背包客对雪山的向往,为什么这些充满风险的地方对登山者有如此吸引力,甚至为此拼上了性命?这是因为他们没有看到过真正的雪山。当你历尽千辛万苦,来到雪山脚下,一睹她的风采的时候,你才会明白的。

5月1号计划在格西草原露营,但因途中塌方堵车近五个小时,到达老榆林已是晚上近十点,当晚只好露宿在当地藏民家。


堵车途中漫长的等待!
  2号:格西草原-两岔河-营地,徒步约18公里。从露宿藏民家海拔三千米徒步上升至四千米盘盘山露营地时,大家已出现不同程度的高反,在收拾帐篷时还下了一场冰雹,大家似乎有些忧心,简单的收拾下吃了点晚饭就进帐篷休息了。

1.jpg

  3号:营地-盘盘山垭口-玉龙西村,这一天徒步强度最大,行程25公里,海拔直接上升至近4700米。在出现不同程度高反的先一个晚上大家基本上休息的都不是很好。甚至有人偷偷的在帐篷里量是不是要放弃,打道回府(所以当晚领队建议大家量力而行,有需要可以选择骑马至子梅垭口)。
  这一天注定是最艰难的、最痛苦的、终生难忘的一天!这时子梅垭口上的雪的深度已超过我们领队、马帮的预测,本打算由马帮开路,人员随后,但在面对近1.2米深的雪,我们的马帮无能为力,马陷进后无法起身,驮在马身上的行李全部撒落在雪地,这时需要从垭口通过的差不多有五支队伍,人员大概八十号人左右,所有领队聚集在一起必须尽快拿出紧急预案:是全部人员包括马帮全部撤回还是由马帮携带我们的装备返回,我们集体踏雪开辟一条雪路来人员先过。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天气变化无常随时风雪冰雹卷席而来,等待是最可怕的!就在紧急两难的关头我们的领队带领先遣部队大约五六十号人员集体踏雪开路,深一脚浅一脚的就这样一步一步的踩,等到我们后期人员走到时,只看到白雪茫茫中一条弯曲的雪路已是平整,(我们的先遣部队太了不起了,这其中包括我们的领队小余、牧野、女中豪杰~梦瑶等、)一路的艰难与高反带来的痛苦无以言表,就好像你永远感受不到血管将要爆裂,心脏马上要跳出,呼吸立刻要停止的那种刻骨铭心。
  坚持,坚持,再坚持,无路可退,你无法想象出一个女人或一个男人无助哭泣的短暂绝望的情景。在这一刻你会释然你以前所有、所有不能释然的东西,在这一刻除了前进坚持谁也帮助不了你!我很庆幸我碰到一个好队长,每每隔一段距离就会看到不远处有个身影坐在石头上拿点东西等着你(当然不是等待我一个人,还有叮噹姐我俩,哈哈)彼此鼓励,彼此相伴走到垭口,这时才走完将近三分之一的路程。
  追上骑马队伍的人结伴而行的队伍人员多了些,翻过垭口是一望无际的下山草地,领队告诉我们:看着前面的脚印走,不要问多远,多长时间,几个山口,目的地就在前方。走、走、不停的走,低着头狠狠地走,看到了挖虫草的藏民,有些人陆陆续续的搭着他们的摩托车到达目的地,而倔强的叮当姐和我一直坚持走到了最后,就在到达目的地时我意识模糊的还要一叶给我和领队拍了一张照,后一秒崩溃的蹲在地上哭了···
  有时煽情是不需要语言的,跟着很多人都留下了眼泪。为自己的坚持和勇敢留下骄傲的泪水!(这一路走来能坚持到最后离不开小余的鼓励和帮助,在他的搀扶下一路讲着各种有趣的事情让我忘却了昏迷,从中真正感受到了一个与众不同的90后~一个年轻男人手臂的伟岸!)

陆陆续续有人上马行向垭口

我们的先遣部队在踏雪开路

我们在子梅垭口合影(木木、浮云、一叶、阿狸)

这是翻过垭口面对一望无际的山峦与草地~艰难的行走

  这是我崩溃前一秒的照片,不知何时我们的金牌领队被我虐变成这副痛苦不堪的模样,哈哈
  4号:玉龙西村-子梅垭口-中子梅村,徒步约10公里。今天是相对休闲的一天,早餐后去了泉华滩钙化池,听说可以和黄龙相媲美。

坐在皮卡后面去泉华滩钙华池~无限凉快,真正拉风了一把!


下午去子梅垭口看贡嘎主峰。去守望可遇不可求的日落金山







 楼主| 发表于 2016-8-31 14:16:52 | 显示全部楼层
为了留下美照在海拔4千多米的空气稀薄呼吸不顺的雪山上做各种动作也是拼了

  子梅村分为下子梅村、中子梅村、上子梅村,平时他们之间的联系靠对讲机的呼叫。上子梅村住有三户人家,这是我正准备撤离时,碰到住在上子梅村的父女回家与他女儿合的影,她怕生,我一步步靠近最后得逞。

  5号:中子梅村-贡嘎寺-中子梅村,徒步约17公里。贡嘎寺分老贡嘎寺和新贡嘎寺,老贡嘎寺位于贡嘎山主峰足下,始建于公元十三世纪中叶,由第二世噶玛巴·噶玛巴希的亲传弟子扎白拔(第一世贡噶活佛)所建,至今已有六百余年历史,为历代贡噶活佛之修行闭关圣地。老贡嘎寺占地面积不大,约两亩多地。寺庙内就像一座四合院。贡嘎寺背后山上有一股泉水通向贡嘎寺院内,相传是第二世噶玛巴用神通引出来的,当地人都把它奉为圣水,凡是来此地朝山的人们都要用瓶子灌上一瓶给家人带回去,说是可以驱邪治病。

  1939年有贡师弟子汉地瑜伽行者陈健民上师曾在这里闭关修行2年有余。继之后,1942年又有满族王室后裔申书文女士(贡师弟子即台湾贡噶老人)又来寺内修行3年。而历年来此登山的各国登山队都以老贡嘎寺为大本营,因此而使老贡嘎寺的盛名传誉海内外。


海拔3741米的老贡嘎寺和7556米的主峰,他们之间遥相呼应的协调性仿佛凝聚了天人合一的神喻。贡嘎寺,如同神的祭品,它平静却不卑微地供奉着众山之王,它渺小的体积在庞大的众山前无法被忽略,这种奇景让人不知为人类的精妙计算还是自然的造物奇迹。

  今天行程难度并不大,而且沿途风光无限漂亮,可以说是一路游山玩水。可惜我今天的状态糟糕极了,咳嗽一晚不说,早上起来还开始流鼻血,持续了近半小时才止住,这是高反的并发症,前两天已有预兆只是不严重而已,好在在我的不懈努力下,摆着倒、躺、掐各种传说止鼻血的方法的作用下,鼻血终于有所控制,虽然还有一股小溪流但不至于影响到今天的行程。我用湿纸巾堵住鼻子慢慢悠悠的下了楼,吃了点稀饭,大饼,小余还在外面忙活,我同还在外面等着我的一叶队长出发了。

  一路慢慢地走着,不敢激动,不敢动作太大(担心会血崩就麻烦了哈哈)瞬间变成一只《疯狂动物城》里的“小树懒”!就在不远处遇上简单,她似乎有意在等我,就这样三人成形,一路慢哉、悠哉,虽然走着很吃力,但丝毫没影响到我们一路的欢声笑语,一路的狂拍。没有帮助,没有过多的嘘寒问暖,没有刻意的等待,只是走走拍拍,一路无声的陪伴,真的很感动!谢谢你们~一叶、简单的一路相随!这么好一个的团队,这么好的一帮领队和队友,这次旅行想做到不难忘都不行了的啦!



  每到一个营地驻扎下来时我们的领队小余和牧野都要亲自下厨为我们准备可口的热饭热菜,即便他们再累再辛苦再不想动~~,为我们的金牌领队鼓掌——哗哗哗哗——真的很了不起的俩90后。晚上下起了大雨,大家商量明天的行程,已行走了五天,大家很是疲惫,既然可以选择乘车可以减少11公里的行程,何乐而不为呢?


6号:中子梅村—巴望海—界碑石—草科,全程19公里。我们的人品超级大爆发!早上醒来雨停了,老天爷太给力了!不过还是有很多人选择了乘车到界碑石再徒步八公里到达乘车的目的地,19公里的路程虽然有点远但听领队说难度不大,我这时的体力已是透支的所剩无几了,但带着一虐到底的决心~坚持徒步走完最后一程!赞、赞、超级赞赞!(谢谢牧野陪着我这个坚强不屈可爱可敬的“树懒”走完全程,让大家久等了!)



  下午三时许终于回到人间,到达草科宾馆,车子刚停,妈妈的电话接踵而来,那个准时真是神奇,人人都说母女的心灵是相通的~这时就是最好的验证,进山七天了,没有信号没有联络更谈不上给家里人报平安了,在山里想到的只有自己、团体,所有的一切凡间俗世都统统滚蛋~~~,随后大家纷纷拿起手机给家里人报起了平安。晚饭没多久大家相邀来到街上宵夜,吃着这里著名的草科鸡,一起大口的喝着酒一边大声的天南地北的聊着天,我们高兴我们庆祝我们肆无忌惮哈哈~~~

  7号:草科—两河口—石棉—雅安—大渡河大峡谷,翻二郎山,原路返回成都。活动圆满结束,一路走下来除了艰辛,哭过笑过,更多的是感动,感恩,感谢我们我们两位金牌领队!感谢我们的团队!感谢一路走来鼓励帮助过我的队友!正是因为有了你们的陪伴才发现更棒的自己!除了坚持!坚持!还是坚持!


  回首看看曾经的足迹,甚至让我们自己都觉得有些惊讶,那些泥泞里的孤单身影,山道上艰难跋涉的步伐,和不能平静,无处安顿的心灵。在山林与江河之间奔走,转经之路,更是在自己内心的一次旅程,转遍所有的路程,最终与久违的本性谋面。生命的实相就像河流一样,永无止境地继续往前流,它永远都在追寻、探索、推动、泛滥,穿透每一个缝隙。人这一辈子一直在学习的事情也许只有一件,就是走路。顺顺当当走完的路很少,有相互陪伴着走的,也有踽踽独行的,中间的百转千回,痛心的漫长徘徊,或坚持或迷失,都是我们完成过程中必须经历的。面对无常的世事,唯一能做的,只剩下忠于自己的内心。(——《户外探险》何亦

本次领队:电话/微信18380406105牧野

 楼主| 发表于 2016-8-31 14:15:55 | 显示全部楼层
为了留下美照在海拔4千多米的空气稀薄呼吸不顺的雪山上做各种动作也是拼了

  子梅村分为下子梅村、中子梅村、上子梅村,平时他们之间的联系靠对讲机的呼叫。上子梅村住有三户人家,这是我正准备撤离时,碰到住在上子梅村的父女回家与他女儿合的影,她怕生,我一步步靠近最后得逞。

  5号:中子梅村-贡嘎寺-中子梅村,徒步约17公里。贡嘎寺分老贡嘎寺和新贡嘎寺,老贡嘎寺位于贡嘎山主峰足下,始建于公元十三世纪中叶,由第二世噶玛巴·噶玛巴希的亲传弟子扎白拔(第一世贡噶活佛)所建,至今已有六百余年历史,为历代贡噶活佛之修行闭关圣地。老贡嘎寺占地面积不大,约两亩多地。寺庙内就像一座四合院。贡嘎寺背后山上有一股泉水通向贡嘎寺院内,相传是第二世噶玛巴用神通引出来的,当地人都把它奉为圣水,凡是来此地朝山的人们都要用瓶子灌上一瓶给家人带回去,说是可以驱邪治病。

  1939年有贡师弟子汉地瑜伽行者陈健民上师曾在这里闭关修行2年有余。继之后,1942年又有满族王室后裔申书文女士(贡师弟子即台湾贡噶老人)又来寺内修行3年。而历年来此登山的各国登山队都以老贡嘎寺为大本营,因此而使老贡嘎寺的盛名传誉海内外。


海拔3741米的老贡嘎寺和7556米的主峰,他们之间遥相呼应的协调性仿佛凝聚了天人合一的神喻。贡嘎寺,如同神的祭品,它平静却不卑微地供奉着众山之王,它渺小的体积在庞大的众山前无法被忽略,这种奇景让人不知为人类的精妙计算还是自然的造物奇迹。

  今天行程难度并不大,而且沿途风光无限漂亮,可以说是一路游山玩水。可惜我今天的状态糟糕极了,咳嗽一晚不说,早上起来还开始流鼻血,持续了近半小时才止住,这是高反的并发症,前两天已有预兆只是不严重而已,好在在我的不懈努力下,摆着倒、躺、掐各种传说止鼻血的方法的作用下,鼻血终于有所控制,虽然还有一股小溪流但不至于影响到今天的行程。我用湿纸巾堵住鼻子慢慢悠悠的下了楼,吃了点稀饭,大饼,小余还在外面忙活,我同还在外面等着我的一叶队长出发了。

  一路慢慢地走着,不敢激动,不敢动作太大(担心会血崩就麻烦了哈哈)瞬间变成一只《疯狂动物城》里的“小树懒”!就在不远处遇上简单,她似乎有意在等我,就这样三人成形,一路慢哉、悠哉,虽然走着很吃力,但丝毫没影响到我们一路的欢声笑语,一路的狂拍。没有帮助,没有过多的嘘寒问暖,没有刻意的等待,只是走走拍拍,一路无声的陪伴,真的很感动!谢谢你们~一叶、简单的一路相随!这么好一个的团队,这么好的一帮领队和队友,这次旅行想做到不难忘都不行了的啦!



  每到一个营地驻扎下来时我们的领队小余和牧野都要亲自下厨为我们准备可口的热饭热菜,即便他们再累再辛苦再不想动~~,为我们的金牌领队鼓掌——哗哗哗哗——真的很了不起的俩90后。晚上下起了大雨,大家商量明天的行程,已行走了五天,大家很是疲惫,既然可以选择乘车可以减少11公里的行程,何乐而不为呢?


6号:中子梅村—巴望海—界碑石—草科,全程19公里。我们的人品超级大爆发!早上醒来雨停了,老天爷太给力了!不过还是有很多人选择了乘车到界碑石再徒步八公里到达乘车的目的地,19公里的路程虽然有点远但听领队说难度不大,我这时的体力已是透支的所剩无几了,但带着一虐到底的决心~坚持徒步走完最后一程!赞、赞、超级赞赞!(谢谢牧野陪着我这个坚强不屈可爱可敬的“树懒”走完全程,让大家久等了!)



  下午三时许终于回到人间,到达草科宾馆,车子刚停,妈妈的电话接踵而来,那个准时真是神奇,人人都说母女的心灵是相通的~这时就是最好的验证,进山七天了,没有信号没有联络更谈不上给家里人报平安了,在山里想到的只有自己、团体,所有的一切凡间俗世都统统滚蛋~~~,随后大家纷纷拿起手机给家里人报起了平安。晚饭没多久大家相邀来到街上宵夜,吃着这里著名的草科鸡,一起大口的喝着酒一边大声的天南地北的聊着天,我们高兴我们庆祝我们肆无忌惮哈哈~~~

  7号:草科—两河口—石棉—雅安—大渡河大峡谷,翻二郎山,原路返回成都。活动圆满结束,一路走下来除了艰辛,哭过笑过,更多的是感动,感恩,感谢我们我们两位金牌领队!感谢我们的团队!感谢一路走来鼓励帮助过我的队友!正是因为有了你们的陪伴才发现更棒的自己!除了坚持!坚持!还是坚持!


  回首看看曾经的足迹,甚至让我们自己都觉得有些惊讶,那些泥泞里的孤单身影,山道上艰难跋涉的步伐,和不能平静,无处安顿的心灵。在山林与江河之间奔走,转经之路,更是在自己内心的一次旅程,转遍所有的路程,最终与久违的本性谋面。生命的实相就像河流一样,永无止境地继续往前流,它永远都在追寻、探索、推动、泛滥,穿透每一个缝隙。人这一辈子一直在学习的事情也许只有一件,就是走路。顺顺当当走完的路很少,有相互陪伴着走的,也有踽踽独行的,中间的百转千回,痛心的漫长徘徊,或坚持或迷失,都是我们完成过程中必须经历的。面对无常的世事,唯一能做的,只剩下忠于自己的内心。(——《户外探险》何亦

本次领队:电话/微信18380406105牧野

发表于 2016-8-31 14:35:40 | 显示全部楼层
好美的雪山
 楼主| 发表于 2016-9-1 18:32:0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次活动有25人有成都足迹户外运动有限公司组织的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