驴友网

登山驴友网

今日:0|主题:474|排名:220 
驴友网> 登山> 大黑山的魅惑
与登山相关
攀岩
洞穴探秘
滑雪
户外俱乐部
查看:7516 回复:0 发表于 2017-2-15 10:40
发表于 2017-2-15 10:40:1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大黑山的魅惑 [复制链接]

大黑山的魅惑
大黑山,听这个名字就有种神秘感。名字的诱惑有时不可抵挡的,虽然查资料看攻略,此山的海拔高度有些低,对我不具有吸引力,且看过的照片也不具有特殊性,但我还是把大黑山列入了我的登山序列中。
为什么要列入登山的序列?嘿嘿,大黑山下面的村子里可是有好多家驴肉馆。爬个小山热身一下,到山下驴肉馆,点几个小菜,喝点小酒。吼,吼,这是什么样的享受哦。所以大黑山是必须要去的。
我选择登大黑山的线路是从望宝川村开始,这条线相对要长一些,有10公里左右。昌平北站昌32路公交出行,从望宝川村口下车,沿水泥路进村,到达村中心小广场,这个小广场也是村民聊天交流的地方,还兼有农贸市场的作用,卖菜的、卖粮的、卖肉的、卖干鲜果品的,农村基本生活用品都可以买到。旁边还有个小卖店,除了卖生活用品还有当地特产,特别是栗子。我买5斤栗子,和店主聊天说起栗子这事儿,店主说这里的栗子以前都是出口日本的,日本人还安装了滴灌,并对栗子树的养护提出了许多要求。后来嘛,村民和日本人闹起了矛盾,村民把滴灌都拆了卖钱了,日本人也不进口这里的栗子了,要不你们还吃不上这里的栗子呢。
望宝川村也叫上长寿村,据资料介绍村周边麦饭石资源丰富,村里出产的粮食等作物含多种矿物质,也许这就是村民长寿的原因吧。日本人在改革开放初期,曾对这里的栗子进行了的化验,发现栗子中对人体有益的矿物质含量非常丰富,就把这里的栗子全部包销出口日本。并按照日本的果树管理方式进行管理,后来嘛,村集体被解散,栗子树分到各家各户。再后来,这家那户的见不得你比我强,好端端地把这个出口产业搅黄了。
望宝川村中的小广场那可是交通要道,直行是去往银山塔林的穿越线路,左侧是通往海子村的小道,左折而去的是通向大黑山寨村的乡道,四通八达吧。
望宝川村四周都是栗子树,沿着通向海子村方向水泥路而行,周边的栗子树很多,有古老的栗子树,也有种植年限不长的栗子树。水泥路没有直通海子村,在山坡上一处平台断头,平台是石砌的建筑,像是水窖,难道是村民吃的泉水出口?水泥路是村民进山劳作的路,地里的收获也要靠这条路拉回来,是便民路。
离开水泥路可就是真正的山间小道了,坡也开始陡了一些,两边的灌木也比较多。当脚下开始打滑时,离垭口已经不远了。打滑是因为山道由土路变成了岩石路,岩石是花岗岩,经年的风吹雨打,表面砂粒化,陡坡的地方就有些滑。

垭口苍松翠柏,一间房舍坐落路旁遒劲的松柏间,这是一座小庙,里面应该是供着山神吧,我没有进去看。垭口沿着山谷下去就是海子村,去大黑山就不能继续往前走了,要从这里左转,沿小庙后面的山梁而行。

小庙后面有段路是挖土机开发过的,很宽很陡,砂粒较厚,走在上面要十分小心,不然一个趔趄肯定就是滑旱冰般地出溜下去,受伤倒不一定,但那裤子保不齐就成乞丐装了。这条路走的人少,有的地方路痕不明显。还好,有驴友留下的路标指示,又有轨迹参考,不会迷路。第一个感觉有点意思的是穿过一大片齐腰深的焦红色草滩,在这里拍照应该是不错的。不过,在你还回味草滩的时候,你竟然发现走到了悬崖边,一列火车从你脚下穿过,对面的嶙峋山峰向你招摇。此时的路痕也明显起来,小心翼翼地踩着砂滑的小路下到垭口,再翻到对面的山上,却发现路痕变得了若却无。努力辨认着痕迹上到山腰,才发现这里坡度不大,可以自由地选择石坡山道,没有固定的山道。

万径归踪,所有明显不明显的路痕都聚向了怪石累叠的一处垭口,此后因地形所限,山道穿崖壁,走石隙,路痕非常明显。沿着小道盘上了巨石累叠,异峰突起的一处裸露着花岗岩巨石的山峰,而路迹分道扬镳,有直上主峰的,有从主峰下绕过的,因山峰阻隔,不知道山形走势,本着就高不就低的原则,直上主峰,却发现此路不通,只是登高观景的小道,三面绝壁,只能下来,老老实实绕行。

在此小山峰可以看到山脊上开凿的砂石路,还有开山炸石遗址。心中感觉到一种无奈,又仔细观察周边环境,感觉这个采石遗址应该与修建铁路有关,铁路建好后即被废弃。大黑山主峰已经跃然眼前,山顶的防火了望塔清晰可辩。从山峰下来绕上采石路,继续向大黑山前进。

采石路很宽,载重卡车跑在这样的路上绝对没有问题,路上还有跑冒的大片机油渍,只是年久荒芜,砂石路被雨水冲出了一道道深沟。有的路段已经被村民开垦成了农田,田里还有玉米杆等庄稼残留物。在采石路边有块很大的平地,当时可能是临时建筑地或料场,现在是庄稼地,采石路从此下行通向辛庄村,而去大黑山的穿越线路由此转入小道。

在这块平整的田地里寻找去往大黑山的路还是有些困难的,查阅攻略发现有的驴友就是在此踅摸不到小路口杀羽而归。穿过残留着葵花杆、玉米杆的田地,走到人工斩出的土崖下,崖畔上的灌木稍系着路标,按着路标爬上去,真正考验从这里开始。

灌木齐肩深,有的地方甚至没过人,这些灌木没有清理,只是驴友用脚踩出来的勉强可以通过的灌木中的缝隙,从这段稠密的灌木丛挤出来后的山坡路略好走些,但也灌木丛生,杂树蛮横,巨石拦阻,每走一步都很艰难。这还不是最难走的路段。下至山凹处,灌木小道变成下临深渊的绝壁小道,崖上的灌木努力挤占着原本就狭窄的山道空间,每走一步不光要推挡眼前的灌木枝条,还要留心脚下的踩踏点,还好的是有灌木或杂树可以薅拽,安全上还是有保障的。

走过这段平切山腰的狭窄小道,更大的考验就接踵而至。远看大黑山有两个高差不大的主峰,如双乳挺拔,傲视群峰。平切的小道从次峰山腰穿过,我以为可以直上主峰了,却不知两主峰间还有个小山包。这个小山包花岗岩巨石耸立堆叠,横冲直撞,根本不可能直接翻过去。从南面窜到北面才看到绕行的上窜下跳的路。这路真是奇葩,在我爬过的山中还真没有这样的路,说是从山腰切的一条路,却上升下降很大,有的地方要从巨石上跳下,有的地方要攀巨石上去,有的地方要吊着树枝过去,有的地方就是滑坡体,砂石斜坡,举步维艰,有的地方要钻石缝挤过,有的地方要攀拽着灌木才能上去,花岗岩石隙间的灌木长得还很茁壮稠密,石头蹭衣服,枝条剌衣服。特别是最后到垭口前那段,是下坡道,砂石打滑,很难停脚,如果一个出溜,下面就是万丈深渊,恐怖呀。虽然左手可以抓着灌木,但要是脚下一滑,恐怕灌木条是救不了命的。我是看好前面的一棵粗壮挺拔的臭椿树,从坡上冲下来,死死抱住,算是过了这道坎。

当再次从高深的灌木廊下钻出来时,眼前一亮,已经到垭口了。垭口是个十字路口,两边山谷都是下山的路,右手下去是延寿寺,左手下去是栗辛庄。在栗辛庄和延寿寺当中有个鼎鼎有名的华强驴肉馆。冲击主峰是必然的选择,通向主峰的路很陡,但好走,都是石头路,有的地方还进行了修葺,人工台阶加自然石阶走起来很舒坦。虽然路好走,没有难度,但力拔100多米,爬起来还是会让你热血沸腾的。

山顶有防火了望小屋,还有些信号天线,依稀可以听到屋里传出的电视声音。我向屋内巴望一下,电视机开着,防火安全员躺在床上睡觉。哦,已经过了正午,是休息的时间了。寒风凛冽,天空晴朗,在山顶四望一下,看看那些山峰是自己认识的,就赶紧下山,冷啊!

返回十字垭口,时间是12:33。我看了看下山的两条路,感觉去往延寿寺方向的走的人少。又根据以前作的攻略,从栗辛庄那边上来的路比较好走,本着拣难的路走的原则,我选择走延寿寺方向下山。开始路段是比较陡的小土道,一边是山坡灌木丛生,一边是村民废弃的梯田,沟里树木高大,主要是核桃树,也有其它果树。走这样的路没有什么危险,后面坡缓林密,夏天走应该很惬意。

很舒坦的山谷小道,被突然的截断,前面正在施工,山谷里是被翻出的花岗岩石块,有村民正在凿石垒堰铺路,和村民聊天,说是修景观路,路边栽花种草,难道以后这里要收费?

走出山谷就是一望无际的栗子树林,老树感觉不多,多数是种植一二十年的新树。林中水泥小路缓缓而下,带着我们走出栗子树林,来到延寿寺大门前。有三五个人村民在寺前路边聊天,还有两家蹬三轮车在卖土特产。山门高大气派,牌楼豪华威严。但要到延寿寺大殿还得走两三公里上山路。只好略过,沿公路向华强驴肉店进发。

华强驴肉店,生意好火哟。想包桌,没有套餐,需要自己点菜,想定个价位,让店里配菜,没有此业务,需要自己点菜。总之,就这个来店里看菜单点菜。
饭后,继续沿公路走到栗辛庄坐昌32路。却发现这里的站名叫辛庄,可地图上为什么标注为栗辛庄呢?当地老乡也称辛庄,只以为地图标错了,就没有深究。
在等车时和老乡们聊天,说到黑山寨的驴肉馆很多,为什么只有华强驴肉馆这么火?老乡说人家不火不行,货真价实,菜量大,绝对不掺假,其他驴肉馆,老乡呵呵一下没有把话说完,但相信大家都能听懂。
说到满山的栗子树,老乡说这里的栗子都出口。老乡顺着公路指了指前面说,前面的黑山寨以前日本鬼子侵略中国时,田中角荣在那里当小队长,驻守黑山寨,他当日本总理后来过这里,说这里的栗子好吃,后来这里的栗子都出口日本。包括望宝川、黑山寨、辛庄这一带都出口。现在,老乡摇摇头说,日本人都去进口迁西栗子了。

2017年2月9日星期四写
2016年度12月28日走的大黑山线路,现在才写出游记,有些晚。










QQ截图20170215104042.jpg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微信登录

本版积分规则